0851-83802800
Contact Hotline
​​Professional training, and you lead to success
專業培訓,和您一起通向成功
管理的“是”與“非”
來源: | 作者:pmof7d81e | 發布時間: 2017-03-10 | 2154 次瀏覽 | 分享到:
2013年國務院批轉了《關於深化收入分配製度改革的若幹意見》,與其說是低收入群體的福音,不如說是在挑戰所謂不可逾越的市場配置資源紅線,給企業的用人自主權、分配自主權等管理權限帶來巨大的衝擊,挑戰了之前的管理觀念,使人頗有“前是而今非”之感。

管理的“是”與“非”

2013年國務院批轉了《關於深化收入分配製度改革的若幹意見》,與其說是低收入群體的福音,不如說是在挑戰所謂不可逾越的市場配置資源紅線,給企業的用人自主權、分配自主權等管理權限帶來巨大的衝擊,挑戰了之前的管理觀念,使人頗有“前是而今非”之感。

《聊齋誌異》中郭生的故事與此頗類,蒲鬆齡在故事的末尾告誡人們,學習有進步是好事,理應得到鼓勵,即為“是”;但學無止境,如果停留在一個水平上,在更高的標準麵前拿過去的收獲說事兒,就顯出了小家子氣,難免遭到唾棄,則為“非”,並且應當“非”之。

企業經營管理中存在這種情況:改革開放初期,為了改變平均主義的惰性,“下不保底,上不封頂”曾經被視為分配領域大膽改革的象征,企業紛紛采取加大收入差距的辦法激勵員工,輿論也普遍讚同。但是隨著收入差距加大導致的社會不穩定因素倍增,“控高”、“提低”、嚴格實施最低工資製度、提供最低生活保障則事關社會和諧的底線,不容規避。這時候管理者如果還認為麾下的收入差距算不得什麽,那在媒體上一定會遭遇“拍磚”。

與郭生在科舉中總是被動接受選擇不同,管理者在資源配置中有相當的話語權,而且在過去的經營活動中多有斬獲。碰到有人對過去取得成功的做法前“是”而今“非”,往往會產生一個本能反應:這是不是在否定自己已經取得的業績?

這時候,將走“回頭路”的帽子扣給別人自然痛快,但是要想真正有效地解決現實問題,就需要弄清楚在自己身上存在的心理障礙,建立前“是”而今“非”未必是要倒退的確信。古希臘的哲學家早就告訴丝瓜app官网下载安装io,人不可能再次踏入同一條河流,按照前“是”而今“非”的邏輯進行管理的調整更難以複舊。比如改革開放之前,企業對員工要從幼兒園關注到火葬場,成為沉重負擔。在體製改革中,企業的“社會職能”被紛紛剝離出去;管理者明確告訴職工,企業不是家。然而在新的經濟形勢麵前,為了消解由此帶來的利益關係的冷漠,起源於美國的“員工幫助計劃(EAP)”使得“新家庭主義運動”悄然興起,越來越多的企業家認識到員工的家庭責任與公司成長的互動性,有的企業采取了給員工父母發“養孝金”等措施。由此帶來的對員工家庭和諧的重視被稱之為第二次管理革命。如果說這是對“企業不是家”的前“是”而今“非”,那誰也不會認為發揚主人翁精神會顛覆股權的存在。

在郭生的故事裏,當時葉公、繆公作文模式的流行好比管理界對西方管理理論的熱捧,到了家家戶戶都在稱頌的程度。這種情況在管理領域並不罕見,出版界在特定時期推出一些熱點書籍,作為一種市場化運作手段並不奇怪;但是管理者如果熱衷於管理理論的時尚化,成為“追星”一族,就容易失去創新的思維和決策能力。郭生的不再長進就與此有關,“名小立,遂自以為是,執葉、繆之餘習,狃而不變”。“狃”是習以為常的意思。也就是說,被狐狸精前“是”的郭生自以為在探索新途徑,而實際上是陷入了新的思維定勢,在“狃而不變”中還以為自己是在與時俱進、堅持深化改革,實際上是思想僵化的表現。

與郭生的自滿不進則退不同,管理者的自以為是往往是在保持既定的利益格局,等於在為相關主體的利益增長設置障礙,連同自己在他們那裏曾經獲得的支持也一筆抹殺。

其實,打破既得利益格局,看起來會對既得利益群體造成一定的衝擊;但是應當看到,這樣可以遠離平衡態,從而獲得更多的活力,對於未來更為有利。耗散結構理論告訴丝瓜app官方网站官网,係統隻有在遠離平衡的條件下,才有可能向著有秩序、有組織、多功能的方向進化,即普利高津先生所謂“非平衡是有序之源”。這當然不是說要把現有的實體組織摧毀地越徹底越好,而是說要包容新生力量的訴求,樂見挑戰,不必將“反對改革”的帽子拿在手裏,在話語權上設限;更不能在主流價值觀前“是”而今“非”的變化中,拿過去與現在、現在與未來之間的認同相互否定;隻有順應變化,不惜暫時忍痛割愛,丟掉自己一度奉之為圭臬的東西,才能避免郭生那樣“大敗塗地不止”的周期律




鏈接


郭生是蒲鬆齡故鄉淄川東山的一個讀書人,他雖然學習比較刻苦,但在偏僻的山溝裏得不到優秀教師的指點,寫出的文章多有舛誤。郭生家裏常有狐狸精出沒,並塗改郭生的文稿。郭生無奈向另一讀書人王生訴苦,王生發現狐狸精是在批改!郭生恍然大悟,按照狐狸精“塗抹”的思路鑽研,果然大有長進。逐漸地,狐狸精塗抹的少了,在文句下麵點點兒表示肯定的多了,竟有幾篇通篇得到肯定。郭生隨後考中了秀才。
在眾人的恭維聲中,郭生對狐狸精的“塗抹”不再當回事兒。但是當郭生向科舉的更高層級衝刺時,發現狐狸精的“塗抹”又增多了。這時的郭生心氣兒越來越高,認為狐狸精是在添亂。為了驗證這一點,郭生把過去被狐狸精通篇肯定的文稿又謄寫了一遍,放在案頭,竟被其塗得一片狼藉。郭生於是斷定狐狸精徹底不值得信賴,否則為什麽“前是而今非”呢?可惜的是,郭生從此再無大的作為,在考場上的排名越來越靠後。



【來源】《管理學家》雜誌


 
谘詢課程顧問
0851-83802800